华人圈

搜索

真实版“中国战神”:日本人惧他三分,蒋介石视他如虎

[复制链接]

1020

主题

1020

帖子

3258

积分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258
发表于 2017-12-9 16:58: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01


一支120人组成的广西学生军敢死队,在1911年武昌起义爆发后,一路向北。


18岁的白崇禧是其中一名敢死队员。他此前从未出过远门,现在他肩荷“七九”步枪,腰间绑着弹带,里面足有150发子弹。


他的母亲坚决反对他参加敢死队。出发前夕,母亲派白崇禧的两个哥哥把守桂林北门城口,要拦住他,把他押回家。结果,弟弟白崇祜事先向他“告密”。


白崇禧临行前将武器装备托付给敢死队同学,自己穿着便衣从西门溜出城,绕过两座山,再与大部队会合。


广西学生军赶到武汉前线,战事已近尾声。南北议和的顺利开展,让这帮少年的满腔革命热情无处宣泄。


但走出广西的白崇禧,从此世界观大不一样。他几经辗转,于1915年升入保定军官学校。


可以说,武昌起义一声枪响,开启了白崇禧的戎马生涯。


白崇禧出生于“中产”家庭,但因为父亲早逝,家产遭侵吞,童年时家道中落,日子穷苦。


读广西初级师范期间,有个叫何树信的同学,以“城内人”自炫,叫白崇禧、白崇祜“乡下人”。白崇禧并没理会,直到有一天外出归来,看到何树信在寝室内恶言辱骂白崇祜,就问:“什么事?”何树信对他一眨眼,说:“呸,乡下人!”


白崇禧彻底被激怒,一拳把何打倒在地,再踩上两脚。


这件事最终以白崇禧被学校记大过而了结。然而,贫穷并未限制少年白崇禧的想象力。“城内人”并未料到,他嘲笑的“乡下人”,十几年后就成了广西的主人。

青年白崇禧


02


1917年,白崇禧从保定军官学校毕业后,回到广西,任桂军见习官、连长、营长等。


当时两广的局势扑朔迷离。1921年,白崇禧在一次战斗中负伤,前往广州治病。临走前,将所属部队交给已任旅长的同学黄绍竑指挥。


黄绍竑派了个代表陈雄驻广州。陈雄受黄绍竑的指示,经常与白崇禧商讨出路。讨论的结果是,他们认为广西有三条路可以走:一是附和北洋军阀,二是支持湖南赵恒惕等人所倡导的联省自治,三是归附孙中山的广州革命政府。


白、黄二人最终决定走第三条路。


这条路其实最不好走。广西境内军事、政治力量错综复杂,欲使广西加入广州革命政府,必先统一广西。仅靠广西省内新兴的军事力量,难以战胜旧桂系,实现广西统一。


1923年5月,白崇禧以黄绍竑参谋长的名义,谒见孙中山。白崇禧向孙中山表示“广西竭诚请求加入革命行列”,并申述“广西统一对于革命之重要性”。


孙中山深以先统一两广再统一全国为上策,于是立即委任黄绍竑为广西讨贼军第一军总指挥,白崇禧为参谋长。


临别时,孙中山说:“我无枪、无粮、无饷,只有三民主义。”


白崇禧答说:“广西统一不需要孙公的物质支援,所需者仅是革命之主义信仰而已。”

白崇禧戎装照


03


有了革命的名头,黄、白开始在广西推进统一大业。不过,白崇禧深知,以他们的力量,并不足以与旧桂系陆荣廷、沈鸿英抗衡。


这时,民国史上另一个重量级人物出场了。


黄绍竑派白崇禧前往桂平,劝说驻在那里的旅长李宗仁参加讨贼军,条件是愿意拥戴李为首领。


李宗仁当时还是陆荣廷的部属。白崇禧只身深入“虎穴”说服他反陆,胆量气魄确实不小。


李宗仁起初不愿意倒戈。白崇禧于是做李宗仁的参谋长黄旭初的工作,说,若李率其所部与讨贼军合作,登高一呼,四方必定归服,其功岂仅在于广西?黄旭初深以为然,所以委婉劝说李宗仁建功立业。


李宗仁终于与黄、白合作,并且同意了白崇禧提出的“联弱攻强,避实击虚”行动计划。


1924年6月,李宗仁、黄绍竑两路军攻打南宁取胜。


随后,按照事先的承诺与人事安排,李宗仁被推举为定桂讨贼总指挥,黄绍竑为副总指挥,白崇禧为前敌总指挥兼参谋长,并报请广州大本营备案,为大元帅府所承认。


此时,一场同室操戈的考验,逼近三个春风得意的青年领袖。


俞作柏早先与李宗仁有杯葛,随后投奔老同学黄绍竑。他站出来怂恿黄绍竑用武力解决李宗仁,由黄绍竑取而代之。黄向白崇禧转述此意,白崇禧大吃一惊,立即表态反对两军内讧。


白崇禧对黄绍竑说,太平天国运动失败,不是因为曾国藩、左宗棠有多牛,而是因为洪杨内讧自毁事业。“若以占领南宁即起内讧,我不欲见失败之日,愿先卸职他去。”


黄绍竑最终深明大义,不为小人离间。在一次宴会上,黄举杯向各将领宣誓说:“今后我们将领,誓当一心一意,服从李德公(李宗仁字德邻)的领导。”


至此,干戈扰攘多年的广西战事终于平歇。李、黄、白成为广西一统天下的新主人,开启了新桂系在广西二十余年的统治局面。人称“桂系三巨头”。

1928年,《北洋画报》上有关白崇禧的报道


04


随着新桂系越来越拉风,白崇禧一步步走向更大的舞台。


1926年初,白崇禧赴粤,就两广统一具体事项与国民政府作进一步洽商。他把这次统一的意义提到救中国的高度来认识,在给李、黄的电文中明确指出,我们“历年奋斗,其目的在救中国,非救区区之广西也”。


到当年3月底,两广统一正式告成。


按照孙中山逝世前的指示,救国必先剿灭“桂贼”(指陆荣廷等旧桂系军阀),统一南方,然后乃能出师北上。


前提条件均已达成,1926年7月,国民革命军发动北伐,为统一全中国而努力。白崇禧后来曾说:“我们不能说我们不推动北伐就不可能北伐,但我们的确促使北伐提早。”


在北伐战争中,白崇禧的足智多谋得到了最大程度的运用与回报。他应蒋介石之邀出任北伐军副参谋总长,代理参谋总长之职。


1926年11月初,在攻取南昌之际,他指挥2个师、1个旅于滁槎附近追歼孙传芳三个军1.5万余人。1927年1月,任东路军前敌总指挥,从江西攻取浙江。3月初,进攻淞沪,进驻上海。8月,果断参与指挥并击败占领南京城郊龙潭车站的孙传芳军,稳定北伐战局。


后任西征军第二路前敌总指挥,于1928年击败叛变革命、由湖北退集湖南的唐生智部,将其收编为4个军。同年5月任第四集团军副总司令兼前敌总指挥,率部参加讨伐奉系张作霖的第二期北伐。


白崇禧一路北上,打到了山海关,可谓所向披靡。期间投降蒋介石的陈调元,不禁为之击节叹赏,说“白氏在东南、苏北、鲁南,数度作战之后,‘小诸葛’遂更闻名遐迩了”。


“小诸葛”的称号,最早是白崇禧的敌人沈鸿英军中叫出来的。1925年,在统一广西的战争中,白崇禧采取迂回包围的奇谋,使超过白部五六倍兵力的沈军在桂柳间的防线备而不能用,一举拿下桂林。以少胜多,白崇禧一战成名。


历经北伐战争的完美表现与加持,“小诸葛”的名号人人皆知。

蒋、李、白合影


05


北伐胜利,内部分裂。白崇禧的敌人变成蒋介石。


1929年的蒋桂战争,白崇禧遭遇了军事生涯的第一次惨败。


不过,李、白、黄不认为自己是败在军事上。李宗仁曾说,我们是被蒋介石的钱打败了。


总之,新桂系几乎输掉了底裤,白崇禧出走河内,黄绍竑前往香港。两人分手时,白崇禧身上一分钱都没有,黄绍竑也只有两万元,于是分了一万元给白崇禧,各自过着流亡生活。


在反蒋的旗号下,新桂系起起落落。中原大战中,黄绍竑决心脱离桂系。他对白崇禧说,这几年的内战太无谓了,对国家有什么益处,于个人又有什么益处?


白崇禧习惯于军人的强硬性格,劝慰说,这几年来的内战,是蒋介石强加于人的,不是我们的错。


随后,白崇禧取代了黄绍竑的地位。李、白互相扶持,甘苦与共,直到1949年国民党政权全面崩溃之际,两人才分道扬镳。


1936年9月,白崇禧终于放弃反蒋。蒋介石邀白崇禧来粤,李宗仁自知广西大营交与内政能力更强的白崇禧效果更好,自己毅然飞赴广州,充当人质。


此时,全面抗战即将爆发,“小诸葛”终于从无谓的内战中抽离,在为国家民族而战的号召下,展现了一个杰出将领的赤胆忠心。

抗战时期的白崇禧


06


卢沟桥事变后不久,蒋介石电召白崇禧共赴国难。对此,白的亲友部将多存疑虑,白、蒋隙痕未消,旧怨犹在,唯恐此行不利,只有他夫人马佩璋鼓励他自己拿主意。


白崇禧认为:“抗日是两广素来的主张,也是国民一致的要求,于今,抗日时机成熟,正是吾人报效国家之时。如果自己不到南京,不但辜负蒋公之德意,则往昔揭示之抗日口号乃是自欺欺人,必将为国民所唾弃。”


1937年8月4日,白崇禧从桂林乘蒋介石派来的水陆两用座机飞抵南京。


抵京不久,蒋委任白崇禧为副参谋总长,参与作战计划的制订,表示要“以破釜沉舟之决心,运用全国之人力、物力与敌人抗战到底,以求最后之胜利,纵令情况艰险,也不中途妥协”。


程思远后来就这段历史写道:蒋、白之间经历了这么多年的隔阂和猜疑,此次入京会晤之后,彼此都没有需要任何疏通和解释,便能够在共同对敌的民族大义鼓舞下,开诚相见,并肩战斗。“兄弟阋墙,外御其辱”,原来是中华民族伟大传统精神的体现。


淞沪抗战中,白崇禧到前线视察,发现冯玉祥不亲临前线指挥,便向蒋介石建议,把冯调离负责淞沪作战的第三战区司令长官职,任其为黄河以北、山东北部、河北等地新辟的第六战区司令长官。这一建议被蒋采纳。


上海、南京相继沦陷后,第五战区副司令长官兼第三军团总司令韩复榘在津浦线南段中未战而逃,以致津浦路正面大门洞开,大批日军乘虚而入。白崇禧向蒋介石表示,韩屡次抗命,未战即走,如不依法究办,则将何以鼓励人心士气?


于是蒋介石决定拿办韩复榘。白崇禧考虑到韩有两个军的人马,如公开处置,恐怕引起内乱,便向蒋建议,采用军事会议的办法,要韩来参加会议,然后趁其不备,一举拿下。蒋完全同意白的意见。


为了安全和防备,白建议将会议地点从开封改为归德(今商丘一带)举行。就这样,韩被逮捕后押解到武昌,于1938年1月24日被军委会最高军事法庭判处死刑,立即执行。


对自己的嫡系部队,白崇禧同样毫不手软。


桂军参加抗战之后,白崇禧主张对怯战分子予以严惩,尤其是对一批作战不力或临阵脱逃的军、师、旅、团长或撤职或枪决,在很大程度上为桂军的积极抗战树立了正面形象。


日本人公认,中央军、桂军、湘军是最难对付的部队。

台儿庄大捷后,白崇禧登上《良友》画报封面


07


据说,白崇禧刚抵达南京参加抗战那会儿,日本的媒体就鼓吹“中国战神来了,中日一战必不可免”。


白崇禧被称为“战神”由此而来。


1938年2月,侵华日军以坂垣、矶谷两个师团为主力,分兵两路向山东战场进犯,以台儿庄为会师目标。日军这两个师团是“最优秀的皇军”和最顽强的部队,日本的一些少壮派军人,几乎全在这两个师团内。


当时据守临沂的部队是一支名不见经传的“杂牌部队”——庞炳勋的第三军团,他们死守临沂,日军一连数日反复冲杀猛攻,但伤亡惨重,不能越雷池一步。


日军坂垣征四郎师团长又加派重兵,并亲自督战。李宗仁、白崇禧急调驻守豫东的张自忠五十九军增援临沂。3月13日,庞、张两军合力,内外夹攻,打得坂垣师团落花流水,仓皇逃窜,缩入莒县城内。


临沂一战,使日军抛尸遍路,遗下轻重武器无数,打破了“皇军”不可战胜的神话,为台儿庄大捷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另一条战线,日军向滕县发动进攻。守城部队是第四十一军第一二二师(川军),师长王铭章凭城固守,等待蒋介石嫡系部队汤恩伯军团的增援。结果,左等右等等不来,汤恩伯违令避战,第一二二师孤立无援。


从3月16日开始血战三昼夜,王铭章师长全师官兵壮烈殉国,日军矶谷师团夺取滕县,然后大举进犯台儿庄。


为保卫台儿庄,保卫徐州,白崇禧协助李宗仁指挥作战。


敌军进攻台儿庄的总兵力约有4万余人,拥有大小坦克车七八十辆,山野炮、重炮百余门,轻重机枪不计其数,更有大批飞机助威。参加防守台儿庄的中国守军共有27个步兵师、3个步兵旅,还有特种部队等,总兵力20多万人。


3月23日,日军向台儿庄阵地突进,第二天又猛攻台儿庄,中国守军通过巷战、肉搏战、拉锯战,大多数官兵抱着必死的决心,以血肉之躯跟敌人的大炮与坦克搏斗,至死不退。


白崇禧建议李宗仁,除命令孙连仲第三十一师(师长池峰城)死守台儿庄待援外,令防守韩庄的张轸率部秘密渡过运河,向峄县方向出击,跟拒守台儿庄的部队前后夹击。


日军后撤不及,陷入重围,血战经旬,已成强弩之末,弹药汽油用尽,狼狈突围逃窜,溃不成军。我军乘胜追击,锐不可当。敌军遗尸遍野,矶谷师团长率残部仅万余人突围逃往峄县,闭城死守。


至此,大获全胜。


战后打扫战场,歼灭日军1万余人,击毁战车10余辆,野重炮10余门,掳获战利品不计其数,矶谷师团主力已彻底歼灭。台儿庄战役是日本新式陆军建立以来的第一次惨败。


中国军队为此也付出了巨大的牺牲,伤亡近2万人。据日军《步兵第10团战斗详报》记载,台儿庄中国守军“决死奋战之状历历在目”,士兵依靠堑壕顽强抵抗直到最后,堑壕中尸山血河,睹其壮烈者亦为之感叹。


台儿庄捷报传出后,举国振奋,国内民心士气大为振奋,各地举行祝捷会。行都武汉狂热庆祝游行,人数超过10万,用卡车载李宗仁、白崇禧巨幅相片作为游行队伍先导。

1945年6月,白崇禧陪同蒋介石检阅陆军第二〇一师


08


抗战中,几乎每一次大会战都有白崇禧参与指挥、督战,绝对对得起“小诸葛”和“战神”的名号。


在昆仑关战役中,他两次击败日军,击毙日军旅团长中村正雄。


1944年10月底,2万名桂军及广西民团在缺乏重兵器支援的苦境下,在桂柳会战中,单凭轻兵器击毙1.6万名日军,制造日军侵华作战平均单日最高战亡兵数纪录。


白崇禧还是游击战的拥趸。指挥长沙会战时,他曾组织大批游击支队活跃在敌后方,断绝日军的交通线。他指示群众实施“空室清野”,将日军必经路段两旁10公里左右的牲畜、粮食等一切可供食用的东西搬运一空,连磨粉舂米的工具也一无遗留地埋藏起来。凡日军可利用的道路,均实行彻底破坏,使日军各种车辆难以通行。


有个故事是这样流传的:


1939年底的广西省,此时正是每天的训练时间,一群中央军士兵却三五成群坐在地上写信。一个桂军的老兵走过来问:你们干嘛不去训练?一个中央军士兵没好气地回答:训什么练!我们已经奉命明天开始向昆仑关的日军第五师团进攻。现在在写遗书呢。


桂军老兵哈哈一笑:打鬼子也不用现在写遗书啊,打胜了再写信报捷好了。那个中央军士兵说:日军第五师团是最精锐的部队,他们飞机大炮坦克甚至化学武器要什么有什么,我们只有两条腿一支枪,怎么跟人家拼,这仗肯定是去送死了,现在不写就要到阎王殿写了。


桂军老兵听到最后一句话,立即大声说:你们没听说吗,这次战役的总指挥是我们桂系的“小诸葛”。你们还写什么遗书,趁早撕了吧。


中央军士兵听到这句话,一下子站起来,随手将信纸撕碎:原来这次是白长官指挥啊,那我们肯定能打赢的。


这个故事的水分很大。但其流传,恰恰说明,抗战是白崇禧一生最高光的时刻。


黄绍竑当年厌倦了无谓的内战,选择退出,而在抗战中,他也立下了汗马功劳。“桂系三巨头”以对国家民族最有意义的形式,再次实现了并肩作战。


然而,随之而来的国共内战,还是终结了白崇禧的神话。

1948年5月,副总统选举白热化,白崇禧巡查票箱


09


民国史上有不少超级组合,合二为一,能量巨大。比如孙黄、蒋汪、朱毛,还有蒋介石手下的二陈。


李白这对CP也不得了,堪称最佳拍档。程思远说,从二十年代到四十年代,白崇禧、李宗仁两人推诚相见,携手合作,甘苦与共,患难相扶持,久经考验,老而弥笃。于是李白遂扬名于人口,友情事功,相得益彰。


他们的事迹很多,最著名的是三次逼宫蒋介石。老蒋三次下野,都有李白的“功劳”。


1949年元旦,蒋介石第三次宣布下野,李宗仁坐上代总统位置。蒋介石怕李白合体,硬是在此之前,把白崇禧调离南京,放到了武汉。


时人都知道,李宗仁的政治才能加上白崇禧的军事才能,新桂系才能玩转大半个民国。


后来,蒋介石希望争取白崇禧,颇有组建“蒋白”CP的意思。他对白崇禧说,回顾当年北伐出师,你当了我的参谋长,我们两人精诚团结,合作无间,所以能够取得全国统一。其后我们两人分道扬镳,以致同室操戈。及卢沟桥事变,我们两人又携手合作,并肩作战,终于获得抗战的胜利。有了这些历史教训,我深信,今后局势无论如何困难,只要我们两人同心同德,彻底合作,则事尚有可为。


白崇禧后来对亲信说,蒋先生这次倒是很诚恳。


国民党大势已去。白崇禧为了蒋先生的这次“诚恳”,率领桂系打得不剩一兵一卒。


战败后,李宗仁曾让程思远捎信给白崇禧:“世界上任何地方都可以去,唯独不可去台湾。”


不过,政治上十分天真的白崇禧偏偏选择去了台湾。


白崇禧曾告诉儿子白先勇,他为什么最终选择去了台湾。他说,他是要向历史交代。

1950年代,白崇禧全神贯注下围棋


10


白崇禧一生的轶事很多。其中,关于他“不爱钱”的事尤其有意思。


北伐期间,白崇禧负责上海治安时,不理会黑社会人物。按照惯例,驻上海的部队都有黑钱分成,但他不许陆军接受黑钱。黑帮大佬杜月笙想以黑金收买白崇禧,跑去龙华司令部求见,结果吃了闭门羹。


有人对白崇禧说,杜月笙曾捐献大洋四万八千元,对革命军有功。言下之意,希望白能予以一官半职。白说,杜月笙捐了四万八千元,革命军可以还他五万元,名气不可滥假,官职岂可随便送人?


抗战期间,白崇禧曾陪同蒋介石到苏州指挥作战。一天夜里,蒋介石叫他的侍卫长王世才送五万元给白崇禧,被白崇禧拒绝了。


此后,蒋不再给白送钱。


1956年,台北。白崇禧给蒋介石写了封密函,里面提到,他发现自己被监视,有“便衣者积年累月跟踪不舍”,他的住宅附近,日夜均有便衣人员监视他的行动,还备有房车。


蒋介石在接到这封密函后,并没有召见白崇禧,而是让“副总统”陈诚出面,对白崇禧说:“便衣人员是保护你的,我也有人跟随。”


白崇禧回答道:“你现在是副总统,当然有此需要。我并无此必要。”


白先勇在纪念父亲的书里说,可是那辆吉普车却仍旧一直紧紧跟随父亲,到他逝世。


1966年12月2日,白崇禧因心脏病发于台北逝世,享年74岁。一代战神陨落海岛,他的墓地朝着大陆的方向。



很多最爱粉还没养成阅读后点赞的习惯,如果觉得最爱君做得不错,记得点个赞表示鼓励哦。


❖ 欢 迎 分 享 到 朋 友 圈 哦 ❖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