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圈

搜索
华人圈 华人圈 美国华人圈 查看内容

美国减税,中国到底该不该跟进?

2017-12-24 20:44| 发布者: 美国华人圈| 查看: 18| 评论: 0|原作者: 中国财富帮

摘要: 来自新华社中国财富网微信:中国财富帮(ID:china-cfbond)


  自20日美国国会参众两院通过了自1986年以来最大规模的税改法案以来,市场上出现了较多关于中国是否也应减税的讨论。


  

  近日中新社举办的国是论坛2017年会上,专家指出,中国企业最主要的负担并非在于名义税率,简单的税负降低也不是最终目标,真正要做的是通过关键领域的改革,来实现实体经济成本的降低。

  

企业负担高在非税负部分



中国人民银行研究局局长徐忠提出,减税应与中国经济转型相结合。中国经济转型目前重心是由高速度增长转向高质量发展,是在开放经济下的转型,因此外商直接投资和民间投资的发展,尤其需要以减轻企业负担为前提。“在开放条件下若企业税负过高,很难做到从高速度走向高质量”。


徐忠认为,中国应对美国税改冲击,最重要的措施是要加快关键领域的改革。因为美国将企业所得税税率从35%下调至21%,其本身存在一定的降税空间。而中国企业所得税名义税率为25%,马上降低名义税率的信号意义并不大。徐忠分析称,从名义税率来看中国的企业税负并不高,真正高的部分是非税负的负担——企业的要素成本偏高,营商环境不理想。

  

在企业要素成本方面,首先,与土地有关的成本过高。徐忠指出,若将土地成本算作企业税负,那么中国企业的税负成本将会很高。高地价增加了企业的用地成本,高房价推高了企业的用工成本。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公报关于明年的重点工作,明确提出要加快住房制度改革和长效机制建设,徐忠指出,这也将在实际上降低企业税负。

  

第二,企业的生产成本和运营成本较高。例如,中国的高速公路、铁路、电力、自来水、燃气等基础设施并未形成自然垄断,导致企业的物流成本很高。徐忠认为,目前持续推进的国有企业改革会降低一些要素成本的价格。尽管没有直接减税,但在降低企业成本的角度做了很多努力。

  

第三,中小企业融资成本过高。此前过度追求GDP增速导致国企、地方政府扩张太快,产生挤出效应,使得中小企业的融资成本上升。“追求的增长率如果超出了潜在增长率,必然使得资源更多流向政府的项目、过剩产能行业,就使得中小企业、民间投资获得资源的能力降低”,徐忠表示。中国经济进入新时代后,淡化了GDP增速的重要性,这为降低中小企业的融资成本创造了条件。

  

徐忠提出,减税的最终目的是为市场主体创造一个有利的发展环境。表面上的减税并不是一劳永逸,要看到企业真正的负担所在,从降低企业成本出发来进行改革。中国经济转型也要从问题导向出发深化重点领域的改革。

  

减税要瞄准降低实体经济运行成本

  

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经济研究所所长高培勇指出,以往的减税降费是瞄准于扩大需求,而现在的减税降费以降低实体经济的运行成本为主要目标。

  

从降低实体经济运行成本的角度来看,减税降费的财源支撑就不能是增列赤字,而要和政府支出的削减、税费结构的调整联系在一起。以赤字的方式去减税降费,只是政府融资方式的替代,即用政府举债来代替原来的税收,而这种方式最终不能降低企业成本,反而会增加企业成本。政府借债需要还本付息,即便债务本金可以通过置换办法延长,但因增发国债而带来的利息支出也会叠加到原有政府支出规模之上,从而增加企业未来的税费负担。

  

按照今年初的政府工作报告,2017年的赤字率拟按3%安排,财政赤字2.38万亿元,比去年增加2000亿元。

  

高培勇表示,现在的赤字安排方式是根据控制线结合GDP的增长速度倒算出来的,3%即为财政赤字占GDP比重的控制线,这是出于防范化解由财政赤字引发的经济金融风险的考虑,不能突破。而2000亿的财政赤字增加额并不能完全支撑5500亿的减税降费目标,因此必须要结合政府支出压缩。

  

可见,中国经济的发展目标是由高速增长迈向高质量的发展,目标的变化使得宏观政策相应发生变化。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维持积极的财政政策取向不变,积极财政政策并不是单纯致力于需求总量的扩张,而是站在供给侧角度进行结构性调整;减税降费的思路也不是单纯通过增列赤字降低企业税率,而是通过压缩政府支出结合税费结构调整,通过结构性改革降低实体经济综合成本。



作者:顾志娟

新媒体编辑:李伟


原创文章 欢迎分享

转载请注明

本文转自中国财富帮(ID:china-cfbond)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